当前位置:主 页 > 人生故事 >

人生旅途中的欣慰苦楚(2)

时间:2011-12-14 作者:admin 点击:次


  到省城放在往日最多我也就走一个半小时。不过今天因为一直是朝着西方走,太阳很刺眼,车速也起不来。等到省城的时候已经是夜幕降临的时候。进了省城,我也不敢怠慢,赶紧找了经济型的旅馆住下来。这样我才常常的松了一口气。
  在旅馆,我躺在床上,当时觉得有些身心疲惫。按说不该这样的。可能是心里背负的压力太大,或者是路上的注意力过度的集中了,躺在床上就有些犯迷糊。不过我知道是不能睡觉的。因为这要一觉睡下去,说不上来什么时候会醒来。
  妻子可能是好久没有和我来过省城,所以心情还激动。她倒是没有让人感觉到有困意。她问我晚饭吃什么?我顺口说出,楼下不远的地方有一家老字号的葫芦头泡馍,味道很不错。每次来省城,我都要在这里饱饱口福。
  说到吃饭,我这人天生就自私。其实我知道妻子并不喜欢吃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。再加上妻子不吃辣椒,可吃葫芦头没有陕西的油泼辣子,那简直就是天大的遗憾。可是到了省城,我的心思就是吃这些玩意儿。也不知道为什么,这些小吃出在陕西,我这纯正的陕西人还就是喜欢享用它们。
  妻子很善解人意,当然几十年的默契,我知道她是不会拒绝的。我们下楼走了不到一百米,就来到了那家老字号。可能是我们来的有点晚了,所以里边的食客要比往常少出许多来。我们一人要了两个饼子,当然最后我特意让给我加一份肠子。
  妻子看我加了一份肠子,就有些不高兴了。说我的身体本不该吃这些猪内脏的。因为我血脂高,胆固醇也高,这些东西里这些玩意儿的含量很高。所以妻子说我加份肠子就等于要了三份。因为每次吃葫芦头,妻子把她的那份肠子全都给我了。
  平日我还算民主,可到了吃饭这点,我向来都很独裁。我给妻子做了个怪脸,告诉她,其实吃什么,什么能吃都无所谓,只要知己感觉很好就可以了。而且我还告诉她毛泽东的一句话,对于医生的话,不能不听,但绝不能唯命是从。要不然这世界会成了机械乏味的世界。那多没意思呢。
  吃葫芦头对我来说,简直就是享受。尽管有人说我只是知道吃,可是我初衷不改。生命不吃怎么行呢?就说我是酒囊饭袋,我想,至少我还是为生命在做努力。说句不该说的话,要让我用一碗葫芦头还我现在的这个头衔,我真的会毫不犹豫的。别人也许把头衔看的很重,可在我觉来,和生命有关的联系才是体现生命本质的。
  如果社会也不知道怎么啦,不诚实的事情实在是太多。有些人看起来很清高,觉得他们才是世界的救世主,动不动就说教,动不动就把自己打扮成正人君子。其实让我说,君子不是靠打扮才能展现的。君子是生命的一种积淀,君子是需要生命的展示自然显露。所以说,我觉得人这一生什么都可以放弃,就是不能放弃吃。因为不吃了,再正人君子,也是没有理由活在这个世界上的。
  我的饭被端上桌,我当时有点饥不择食,把自己的头几乎埋进了陕西特有的大碗,一口气把碗里的食物全都吞进肚子里。一直到我全身有了热气,这时我的心情才开始释然,才有了一种松弛的感觉。
  吃完饭,我们在街道上小转了一会儿。原定的计划去逛商店,看起来是不行了。所以我们就回到旅馆。刚坐到桌前打开笔记本,忽然手机想起来,一看竟然是我十年都没有谋面的老同学打来的。这可是件新鲜的事情。我赶紧去接,他似乎也还停留在十多年前的记忆里。因为他喊的竟然是我十几年的职位。
  我问他怎么突然想起来给我打电话?他笑呵呵的说,老同学联系还需要理由吗?这话说的倒很有水平。看起来是多年不见的老同学,当时该刮目相看了。当年在我们县,我算是他的领导。不过我的这位老同学也很是了不起。要说文凭,大概高中都没有毕业。不过他对事业的追求却一直是我很赞赏的。当然我做宣传部长,他是书店经理。记得有一次他来我家突然告诉我,他想要办一所学校。当时我很惊讶,要知道,办学校那可不比开杀猪场,育人的事情可不是闹着玩的。




本月热点
随机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