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 页 > 人生故事 >

人生旅途中的欣慰苦楚

时间:2011-12-14 作者:admin 点击:次

  最近一直很忙,终于等到了周末,几天前就和妻子说好的,去省城转转。自从到了这家单位,我几乎打乱了所有的生活节奏。尽管在别人看来这是个再肥不过的差事,可不知道为什么,在我的心灵深处却有着一种莫名其妙的苦楚。但我不能说,毕竟人生的路不仅仅只是为自己走的。
  周五的下午没敢再去单位,先是躲在没人的地方处理公务,最后还是躲在没人的地方偷偷的喝茶。四点钟了,妻子打来电话问我还能不能去省城?妻子的担心不是多余的,因为这十个月来我说话不算数的次数实在是太多了。不过今天我不想食言。因为再过几天妻子就和小妹一起去韩国旅游。
  用妻子的话说,她怎么也没有想到,会出国。其实妻子小妹出国也是意外。我有一位在新闻单位做总编的朋友,有一天他突然打来电话说,他们单位成立了一家旅行社,最近要组团去韩国。因为是第一次去,所以他有点特权,可以免费去两个人。于是他就想到了我们。看来朋友还就是朋友,朋友的心里总还是装着朋友。
  原说是我和妻子一起去的。可是后来在办理护照的时候才知道,像我这样的人,要办理出国护照很不容易。首先得有国外的邀请,然后得县委书记和县长签字批准,最后再到组织部门去盖章。当时我一听就傻眼了。像我这样的玩意儿,在人家国外也就算个三流的政客,谁会邀请我呢。我只能放弃。不过朋友的好心是不能放弃的。于是我决定让妻子和小妹一起去。
  他们的护照办起来倒是很顺利。大概也就半个月的时间。一切都准备顺当了,妻子说,既然是出国,不管怎么说,总是代表中国,所以想买几件好点的衣服。人有爱美之心,这很正常。尽管妻子的理由听起来多好有些滑稽,可是细细想来,倒也算是个不错的理由。
  当然了,她怎么可以代表中国呢。如今的中国可是了不得,整天都是以老大自居。再说了,像我这样的政界三教九流都不容易出国,她们就更算不得什么了。不过妻子说了,做丈夫的就不能无动于衷。于是我答应了,说这个周末一定陪她去省城看看。
  开始妻子多少有些不相信,整天早出晚归的我,怎么可能有时间陪她去闲逛呢。不过当时我很严肃,几乎是用发誓的口吻告诉妻子,周末一定去。可就是这样,她还是半信半疑,所以到了她认为我们该出发的时候,又给我打电话。
  我因为心里一直装着这件事情,所以下午的工作节奏很快。到四点钟的时候,自认为什么事情都已经到位了。所以我赶紧回家。到家妻子把该准备的东西都已经准备好了。特别是像我这样的病人,出门真的是很麻烦,光是各类药片就得带不少,还有要每顿饭注射的胰岛素,白天晚上的还不一样。好在现在是冬天,温度还不错,要是放在夏天就更麻烦,胰岛素是有严格温度限制的,弄不好会失效的。
  妻子一看我进家门,喜出望外。知道这回我算是不会食言了。为了抓紧时间,回到家,我也就喝了一杯凉白开,然后就出了家门。平日去省城多半是公干,所以大部分时间都是走出晚归,可这次我们下午才出发。刚一出县城,我就觉得朝西的阳光很是刺眼。再加上我们县城的南大门那段伤心路,谁走谁都会刻骨铭心的。
  为了县城南门的这段路,这些年叫喊的人不少,今天说纳入国家规划了,明天说一年之后就可以通高速了。结果领导是换了不少,到头来一切如故。有时候我想,高速路通不了,**路也该平坦呀。但是现在的现实却是稍不留意,会被堵在其中。
  有一次我从市里开会回来,原定计划下午四点钟开会传达,可到了这地方,一百多辆大车拥挤在一起,愣是让我苦等了五个多小时。不要说开会了,就是晚饭也没有地方去吃。对亏妻子有心,在我的提包里装了点食品,那是为了预防低血糖的。要不是那点东西,说不定我还真的会出问题。
  不过这次是下午走,所以到这里没有太多的车,只是路上的坑实在令人触心,尽管我特别的小心翼翼,结果还是车肚子被狠狠的蹭在了地上。刺耳的声音真的把我心疼坏了。可是有什么办法呢。这时只有往前进了。过了伤心路,我的心情一时还调节不过来。等到路宽的地方,我停下车,下去看看车子到底怎么样了。还好,车子质量不错,没有大碍。因此我的心情也跟着好起来了。




本月热点
随机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