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 页 > 人生故事 >

在危险面前我不再沉默

时间:2012-12-29 作者:admin 点击:次

   我从生下来就是个不能说话的孩子,也从不通过其他方式表露我的情绪与意见。
   第一次去幼儿园,我不知道厕所在哪里也不敢问人,就在角落里不声不响地坐着,直到湿了裤子,被所有小朋友取笑;第一次去同学家吃饭,她母亲夹了很多辣的菜给我,从不吃辣的我低着头全部吃光,我的味蕾在那一整天都处于麻木的状态。我不知道怎样表达我的喜欢和不喜欢,母亲说你可以摇头或者点头啊,你可以敲打东西来引起别人的注意啊,可是我还是学不会。在寒冷的夜里我宁肯抱紧怀里的小熊缩成一团,也不会向寄宿学校的老师要一床被子。
   第一次单独出行是十二岁那年的夏天,我从沈阳去北京,父亲送我上了火车,朝我摆摆手就离开了。我坐在最下层的卧铺位上,傻傻抱着手里的书包,心里很害怕,却尽力不让眼泪流出来。当时怎么也想不明白父母为什么放心让我一个人去北京的姑姑家,甚至在这次出行之前我从未坐过火车。
   那时的火车每个包厢里是六张卧铺,都是陌生的面孔。我的位置可以清楚地看到对面下铺和中铺的脸孔。对面是一个三十多岁戴眼镜的男人,中铺是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,面色偏黑,看着就让人觉得害怕。他们漫不经心地聊着天,像所有旅途中遇到的人一样。一会带眼镜男人拿出一袋苹果分了一个给我,我打着手势推辞着。他很憨厚地笑:“小姑娘,放心吧,我的孩子也和你差不多大。”我拿着苹果对他笑笑。中铺的男人漫不经心地瞟了我一眼,我总觉得那样的眼神有些阴郁,心里觉得怕,放下苹果又缩回铺位里,只盼时间快些流转。
   夜来的时候,车厢里的灯变的昏暗,大家早都已经睡了,有人开始打鼾。我想睡又不敢睡,,只盼着时间快点过去,这样的远行对于我来说是一种煎熬。终于,支撑不住迷糊起来,突然感觉到有只手在我胸前抱着的包包里翻动,于是我惊恐地坐了起来,看到了那个戴着眼镜的男人。我用愤怒的眼神看着他,双手夹紧薄毯,却不知道该怎么办,一瞬间就要哭出来。上面有人在咳嗽,他略有些惊慌,坐回到原位,却还是死死地盯着我,眼神不再和善,在暗夜里看过去,总是让我想到凶恶的狼。这时的我如同浮在寒冰上溺水的人,身体不停颤抖。出门时母亲告诉我有事情可以去找乘务员,可是此时我的大脑已经一片空白,我甚至不敢爬下床走过那条黑暗的走廊,但又怕他一会儿还会过来。
   睡在对面中铺的男人不知道几时醒的,他爬下来,对我说:“姑娘,叔叔和你换一下铺位可以吗?我夜里经常起夜,在上面有些不方便。”我点点头,抱着我的包爬了上去。那一夜,是我生命中最漫长的一夜,黑暗中我始终睁着眼睛,不敢睡去,而和我交换了铺位的叔叔在我原来的铺位上发出匀称的鼾声,他一次也没有起身去过厕所。东方微微露白,我的双眼才感到沉重,似乎光明才能让我感到些许安全,于是渐渐睡去。 
   醒来的时候,是那个叔叔在轻轻地摇我,他喊我起床,说就要到北京了。他的眼神清澈,如窗外刚射进来的晨光一般明亮。那一瞬,我在他身上闻到了父亲的味道。
   下车的时候,他陪我在站台上等候接我的姑姑,那个让我感到恐惧的戴眼镜的男人从我们面前走过,我甚至没有胆量再看一眼。我指着远远走来的姑姑笑了,他也笑了,然后说再见。
   我很认真地打了一个手语,说谢谢。他竟然也回了一个手语给我,我看懂了,他在说:“要学会表达自己的感觉,不要沉默。”
   那一夜的事情我从来没有对父母讲过。也许他们一直以为那一夜我根本不可能遭遇什么危险。大人对于危险的感知不一定比小孩子灵敏,只是小孩子不懂得怎样保护自己。
   那个打手语的叔叔,我始终记不清他的样子,可戴眼镜男人像狼一样的目光却深深刻在我的记忆里。两个陌生的人,给了我对于社会的第一个辨证的认识。




本月热点
随机推荐